虚情假意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一世龙门 > 正文内容

道德心经_杂文精选

来源:虚情假意网   时间: 2018-01-01

昔者老子,著《道德经》,后世诸子,争相解注,百家争鸣,齐放百花。民之所恶,鳏寡孤独,王公以称,物或损益。民之所憎,贪腐淫靡,权贵以好,民或益损。今以吾言,玄易心语,重新编录,证道以归。圣之所教,我亦教之:飞扬跋扈,不得其死;好胜争强,必遇其敌。以此教甫,《道德心经》。

《道经》

鸿蒙剖分,混沌初开,有物混成,先天地生。为天下母,不知其名,强字曰道,强名曰大。恒道无名,有名谓玄;恒名谓玄,无名谓道。寂兮寥兮,独立不改,周行不殆。其中有神,其名元灵;氤氤氲氲,是谓之宇。其中有魂,其名元魄。雍雍熙熙,是谓之宙。故名宇宙,又名玄天。神运为时,魂行为空,故名时空,又名皇地。

玄之名者,飘渺者也;其所玄者,至玄之极。皇之名者,虚无者也;其所皇者,至皇之极。玄皇消长,极则反之。玄皇之极,神魂反矣。玄子之生,无中生有,聚而成实;玄子之死,有归于无,散而归虚。虚实相合,死生相应,合道应时。先有老聃,仪态万方,心懔志眇,游神大同;后有庄周,千古流芳,汪洋辟阖,翩若惊鸿;今有玄子,精骛八荒,心游万仞,逍遥虚空。

玄天无相,又曰神灵,充盈鸿蒙,幽幽难寻。虚实相衍,其性为阳,其本为生,故名阳神,又谓元神。玄天有纹,纹里有隙,是谓玄极,故名虚实。玄天即分,名玄阳天,又名佛天,菩提居之。其佛也者,慧性智能,道德之本,六欲之始。菩提者也,玄天之神,神灵之名。

皇地无名,又曰魂魄,溢漫混沌,冥冥可稽。有无相生,其性属阴,其质为命,故名阴魂,又名元魂。皇地有理,理中无间,是谓皇极,故名有无。皇地即成,名玄阴天,又名魔天,摩罗居之。其魔也者,仁慈圣明,仁义之源,七情之根。摩罗者也,皇地之魂,魂魄之名。

宇宙即立,天地位矣;一�哦�荡,阴阳剖分。时有其间,又曰时间;空有其理,又名空间。时间其纹,空间其理,神魂交媾,性命相搏,负阴抱阳,冲盈溢气,故名太易。

时空有纹,故彖以象,象以五行;时空有理,故传以数,数以太衍。其数为一,其象为水;其一生二,故名太初,其象为火;其二生三,故名太始,其象为木;其三生四,故名太皇,其象为金;合四成五,是名太极,其象为土。太易水一,太初火二,太始木三,太皇金四,太极土五。火向水生,木乃火生,金自木出,土乃四合,五行天生,相衍地成。

天一为水,地六成之,地六为水;天二为火,地七成之,地七为火;天三为木,地八成之,地八为火;天四为金,地九成之,地九为金;天五为土,地十成之,地十为土。天生五行,生数十五,玄极所生,是故天玄;地成五数,成数四十,皇极所成,是故地皇。天玄地皇,易初始皇,太极和合;神魂之易,玄极之纹,皇极之理,性命之义,太衍之数,五十又五,大道是也。

大道也者,宇宙其间,一�烹畴担�天地位焉;阴阳相射,时空分矣。神魂相交,五行生克,万物生也。人孕其间,六数而生,其数有六,故用其六,以观其心;物育其内,七数而尽,数四十九,用四十九,以知其物。六数者也:眼观其色;耳闻其声;鼻臭其香;舌品其味;身触其觉;意知其识。故名六欲。七数者也:恐喜怒悲,思惊忧也。故名七情。

何谓其生?心动谓生。何谓其心?阴魂即心,负阴抱阳,弥散世间;相由心生,心生有爱,故生万物。何谓其命?性起谓命。何谓其性?阳神即性,负阳抱阴,充盈宇宙;缘自性命,性命多情,故灭众生。神魂交媾,其谓之爱。灵魄相依,其谓之情。因爱而生,为情而灭。生生是性,死死乃命。即生即灭,即灭即生。天生即命,天命即生;地死即运,地运即死;生即为时,死即为空,时空无间,生有死无,此其道也。如来则生,归去则死。

玄皇有象,无相无名。观其象也,飘渺虚无,明心见性,其谓之道,故见其慧,故曰慧性。天地有纹,无字无文。察其纹也,幻化莫测,修心炼性,其谓之德,故见其智,故曰智能。神魂有理,字之名之。究其理也,识来知往,存心养性,其谓之仁,故见其文,故曰仁慈。灵魄有数,演之绎之。辩其数也,格物致知,诚心秉性,其谓之义,故见其明,故曰圣明。

道非恒道,名非恒名。无名谓始,有名谓母。无观其妙,有观其徼。同出异名,名异同玄。道大天大,地大人大。人法其地,地法其天,天法其道,道法其玄。玄之又玄,众妙之门,天地之根,其若玄牝。

大道泛兮,其可左右。万物持之,生而不辞,功而不名;衣养万物,无欲而主,名其为小;万物归焉,不为其主,名其为大。以小成大,故谓之大。执大而往,往而不害,安泰平和。

道冲若月,盈和其光,渊同其尘,其之谓神;道溢似物,崇锉其锐,湛解其纷,其之谓精;其似或存,不知其谁,天地之先,其之谓�拧�

塞吾兑户,闭吾玄门,挫磨吾锐,散解吾纷;柔和其光,糜同其尘,是谓玄同。故得不亲,故得无疏;故得不利,故得无害;故得不贵,故得无贱;故贵天下。

虚极静笃,神魂抱嘉峪关治疗羊羔疯首选哪家医院一;绵绵若存,用之不勤。专气致柔,涤除玄鉴。开阖天门,洞明四达;神游太虚,魂骛八极。复观万物,芸归其根。归根曰静,是谓复命;复命曰常,知常曰明。知常乃容,知容乃公,知公乃王,知王乃天,知天乃道,知道乃久,譬若川谷,逝於江海,没身不殆。

反道之动,弱道之用。无中生有,有生於无。善为士者,微妙玄通,深不可识。唯不可识,强为其容:豫兮涉川,犹兮畏邻;俨兮若容,涣兮若冰;敦兮若朴,旷兮若谷;混兮若浊,澹兮若海;�m兮无止,肆兮未央。孰能浊修,以静徐清?孰能安养,以动徐生?保此道者,不欲其盈;夫唯不盈,故蔽而成。

天地相合,以降甘露,莫令自均。道常无名,触之不及,视之不见,听之不闻,用之不既。无名之朴,夫亦无欲。其朴虽小,天下莫臣,侯王守之,万将自宾。宾其所止,知止不殆。道常有为,为而不为,不为而为,乐饵以客,道出无味。始制有名,名亦既有,不欲以静,天下自定,侯王守之,万民自化。化而欲作,镇之以朴。

天下皆谓:道似不肖。夫唯道大,故似不肖。若肖久矣,其细小夫?吾有三宝,持而保之∶一曰慈仁,二曰俭啬,三曰谦恭。慈故能勇,仁故能义;俭故能广,啬故能博;谦故能器,恭故能长。舍慈且勇,舍仁且义,舍俭且广,舍啬且博,舍谦且器,舍恭且长,舍后而先,死困难矣。慈战则胜,仁守则固;俭行则富,啬处则福;谦则器成,恭则功就。道心危危,天将救之,以慈卫之;德心危危,地将护之,以仁爱之;人心危危,以廉耻心,示其勇义。介然有智,行於大道,唯施是畏。

大道甚夷,而民好径。朝除甚净,田甚荒芜,仓甚空虚。服文饰彩,携利带剑,厌饮恶食,财货有馀。是谓盗夸,非道也哉。视之不见,强名曰夷;听之不闻,强名曰希;抟之不得,强名曰微。此三者也,不可致诘,混而为一。其上不�,其下不昧,绳绳莫名,复归无物。是谓无状,是谓无物,是谓惚恍。迎不见首,随不见後。执古之道,以御今有;能知古始,是谓道纪。

《德经》

寰宇之行,其谓之道;道之所从,其谓之德;德之所显,其谓之文。老彭所言,斯文也哉!圣者无心,众心为心。

大道无形,众生有心,万物含情,德披流形,斯文犹悠。之于寰宇,浩然正气;之于天地,日月辰星;之于人事,道德仁义;之于言行,忠信智勇。古之圣贤,师法天地,师法万物,师法众生,独不法经,独不法文,不泥教焉。斯文之表,万物皆变,经文不变,岂久适之?

道之为物,惟恍惟惚。惚兮恍兮,其中有象。恍兮惚兮,其中有物。窈兮冥兮,其中有精。其精甚真,其中有信。自古及今,其名不去,以阅众甫。众甫之状,吾何以知?以此道哉,大德之容,以德昭示,惟道是从。

道生形物,德畜成势。是以万物,莫不尊道,莫不贵德。道尊德贵,莫之命焉,而常自然。故道生之,故德畜之;长之育之,成之熟之;养之覆之,生而不有;为而不恃,长而不宰;是谓玄德。

上道不道,是以有道;下道言道,是以无道。上道无为,是以有道;下道有为,为而无道。上道不德,是以德昭。上德不德,是以有德;下德言德,是以无德。上德无为,是以有德;下德有为,为而无德。上德不仁,是以仁示。上仁不仁,是以有仁;下仁言仁,是以无仁;上仁无为,是以有仁;下仁有为,为而无仁。上仁不义,是以义彰。上义不义,是以有义,下义言义,是以无义;上义无为,是以有义;下义有为,为而无义。上义不礼,是以礼显。

道德仁义,无为而为,忠信智勇,宾至如归;为而有为,莫之以应,权势名利,攘臂扔之。无为谓失,失而後德,失德而仁,失仁而义,失义而礼,失礼而仪。崇道曰忠;尚德曰信;遵仁曰智;循义曰勇;守礼曰仪。

道无恒道,其中有象,以德昭之,明心见性,忠道是也;以忠为之,故见其慧,慧性是也;以民为善,善道是也;以孝表之,孝道是也。德无恒德,其中有纹,以仁彰之,修心炼性,信德是也;以信为之,故见其智,智能是也;以民为美,美德是也;以敬表之,敬德是也;仁无恒仁,其中有理,以义显之,存心养性,智仁是也;以智为之,故见其文,仁慈是也;以民为中,中仁是也,以和表之,和仁是也;义无恒义,其中有数,以礼示之,诚心秉性,勇义是也;以勇为之,故见其明,圣明是也;以民为正,正义是也,以仪表之,仪义是也。

其忠也者,大道之精;其信也者,上德之厚;其智也者,上仁之华;其勇也者,上义之实;其礼也者,忠信之薄,智勇之轻;其仪也者,离乱之由,夭败之始。是以丈夫,处其厚实,不居其薄;取其精华,不取其轻;诚心秉性,见义勇为;存心养性,知仁智取;修心炼性,明德信使;明心见性,悟道忠归。

善者善之,不善亦善,是谓德善。美者美之,不美亦美,是谓德美。中者中之,不中亦中,是谓德中。正者正之,不正亦正,是谓德正。忠道信德,善道美德,忠信之本,孝敬之源,善美之根;中仁正义,智仁勇义,智勇之质,和仪之实,中正之基。

道之鸿蒙,德癫痫对儿童造成的伤害有哪些之昭昭。道德仁义,其人之道;忠信智勇,其人之德;孝敬和仪,其人之仁;善美中正,其人之义;礼法廉耻,其人之礼;诗书乐弈,其人之仪;咏言律对,其人之品;崇尚遵循,其人之行。忠孝善道,故昭以礼,故诗咏之;信敬美德,故彰以法,故书言之;智和中仁,故显以廉,故乐律之;勇仪正义,故示以耻,故弈对之。诗歌其咏,书画其言,乐韵其律,弈博其对,圣者是也。

道德仁义,礼显现之。其之于人,肾心肝肺,脾蓄受之。水火木金,土纳容之。精神血气,液溶蕴之。志灵魂魄,意象识之。肾藏精志,耳聪声闻;心藏神灵,舌巧味品;肝藏血魂,目明色观;肺藏气魄,鼻敏香臭;脾藏液意,身捷觉触,意感识知,故生六欲。六欲者也,佛之始也。其之于情,恐喜怒悲,思惊忧也;恐道曰惊,喜德曰乐,怒仁曰愤,悲义曰忧,思礼曰虑,故七情生。七情者也,魔之根也。六数生人,七数尽人,人有魔心,皆俱佛性,善恶因之,是非由此,人之道也。

天德以清,无清将裂;地德以宁,无宁恐废;人德以灵,无灵将歇;川德以溢,无溢恐竭,谷德以盈,无盈将枯。物德以生,无生恐灭;民德以和,不和将乱;士德以贞,不贞将蹶;王德以平,不平恐争。故贵以贱,以下为高。是以鳏寡,是以孤独。以贱为本,至誉无誉;不欲玉�f,而如石珞。

善建不拔,善抱不脱;修心不辍,其德乃真。修之於家,其德乃馀;修之於事,其德乃长;修之於国,其德乃丰;修之於民,其德乃普。故以心观,以观家事,以观国民,以知天下。

治人事天,莫若其俭,是谓早服,谓其积德。重积其德,则无不克。其无不克,莫知其极,可以有国。有国之母,可以长生,是谓深根,可以久视,是谓固柢。事以无为,为以无事,味以无味,知以无知。大小多少,报怨以德。图难其易,为大於细。天下难事,必作於易。天下大事,必作於细。是以圣人,不为其大,故成其大。轻诺寡信,多易多难,是以圣人,犹难无难。

圣无常心,浑心歙歙,以民为心,注其耳目,子之孙之。含德之厚,譬若赤子,蜂虿不螫,虺蛇不噬,猛兽不据,攫鸟不抟;骨弱筋柔,握固阴阳,未知牝牡,和合而作,精之至也,和之至也。知和曰恒。知恒曰明。益生曰祥,使气曰强,物壮则老。谓之不道,不道早已。

上士闻道,勤而行之。中士闻道,若存若亡。下士闻道,大笑哂之。格言有之:明道若昧,进道若退;夷道若�h,上德若谷;大白若辱,广德若缺;建德若偷,质真若渝。大方无隅,大器晚成;大音希声,大象无形;道隐无名。夫唯道哉,善贷且成。善士不武,善战不怒,善胜不与。善人为下,是谓不争。用人之力,是谓配天。

吾言易知,其甚易行;言之有宗,事之有旨。唯其知之,天下莫明;是以莫明,天下难行。知我者希,被褐怀玉;诚心修身,格物致知;存心齐家,识来知往;则我者贵,是以圣明。修心其国,施其智能;明心天下,见其慧性;达我者悟,是以仁慈。

希言寂然!飘风不辍,骤雨无息,其可久乎?天地不久,而况人乎?故忠於道,德信於德,仁智於仁,义勇於义,谓之同道。道同诗之,德同书之,仁同乐之;义同弈之。同於道者,乐得其道;失于道者,乐得其失。信不足焉,有不信焉?

《仁经》

大道穷焉,其不忠也;善道不行,孝道穷焉;不道而德。大德废焉,其不信也;美德不行,敬德废焉;不德而仁。其犹橐迭,虚而不屈,动而愈出,慧智出焉,大伪生也:六亲不和,故生孝慈;家国悖乱,故分忠奸。多言无益,不如守中。

道德无为,是以不仁,道昭德示,不仁即仁。天地不仁,刍狗万物。圣君无仁,刍狗百姓。无所其美,无所其恶;无所其尚,无所其贵;其心无知,何敢之有?其情无欲,何乱之有?宽猛以平,刚柔以和;文武之术,善权天下;和平之谋,善财世间。

天所以长,地所以久,其不自生,故能长久。是以圣人,身先後己,舍身身存。非无私焉?故成其私。欲取天下,强而为之,其不得已。天下神器,不可为也,为者败之,执者失之。是以圣人,无为而为,故无败失。天下物事,或行或随,或觑或吹,或强或羸,或挫或隳。是以圣人,去甚去奢、去泰知止。不出户牖,见知天道;其出弥远,其知弥少。是以圣人,不行而知,不见而明,不为而成。

柔克至坚,空入无间,是以知道:无为有益。不言之教,无为之益,天下希及。上善若水,善美万物,利而不争,处人所恶,故几於道。居其善地,心处善渊,与善同仁,言其善信,正其善治,事其善能,动其善时,夫唯不争,故无不争。

古善道者,非以明民,将以朴之。民之难治,以其知多。以知育民,国之贼也;以俭治国,国之福也。知此两者,稽式楷模。常知稽式,是谓玄道;常知楷模,是谓玄德,玄道深矣,玄德远矣。与物反矣,然後大顺。

道佐人主,不以兵强,其事好还。师之所处,荆棘生焉。大军之後,必有凶年。善者果而,不以强取。果而勿矜,果而勿伐;果而勿骄,果不得已;果而勿强,强则易折,道极则反。辽阳最大的羊羔疯医院是哪家>

大国以下,天下为交。天下之牝,以静胜牡,以静为下。以下小国,或下以取,不过兼畜,则取小国;小国以下,或下而取,不过入事,则取大国。各得所欲,大者宜下。

小城寡民,什伯之物,器而无用;使民重死,而不远徙,虽有舟舆,无所乘之;虽有甲兵,无所陈之;使民返璞,结绳而治。甘食美服,安居乐俗,比邻相望,鸡犬相闻,民至老死,不相往来。

江汇千溪,海纳百川,以其善下,故为汪洋。是以圣人,欲为人上,必以下之;欲为民先,必以身先。是以圣人,上民不重,前民不害。是以天下,乐推不厌。以其不争,天下莫争。不尚其贤,使民不争;不贵稀货,使民不盗;不见可欲,民心不乱。是以圣治,虚空其心,实有其腹,弱其志意,强其筋骨;使民无欲,无欲则刚,刚则勇义;使民无智,无智则慧,慧则几道,道则无为,无为而为,为以无为,则无不治。

今之时政,民望畏之,官狎玩之,何如布策?布方论策,文武之事,非政谋也。夫谋政者,乱政愚人,小政治人,中政礼人,大政育人,上政贤人。防民之口,甚于防川,乱政之虞,乱政是也;整人治人,屡见不鲜,小国寡政,小政是也;礼上往来,卖官鬻爵,党争阀政,中政而已;勤政爱民,惠济民生,教化之政,是谓大政;亲民贤人,唯贤是举,是谓贤政,上政是也。乱政必亡,小政必乱;中政愈小,其小必乱。唯有大政,方能至上。其兴也人,其乱亦人。观夫今政,中政之象,大政安在?夙夜忧叹,何以家国?

《诗》其所云:‘民亦劳止,汔可小康,惠此中国,以绥四方’,文武之术,不可不察。宽猛相济,刚柔有常,是以政和,方能至大。其宽则猛,其猛则宽,宽猛以平;其刚则柔,其柔则刚,刚柔以和。和平之谋,上贤之政,贤者可为。何谓其贤?善财天下,善权世间,是谓之贤。如何寻之?不可寻也。贤于其心,焉能外寻?

《义经》

道而不道,德而不德,仁而不仁,义而不义。大仁尽焉,其不智也,中仁不行,和仁尽焉,不仁而义。大义失焉,其不勇也,正义不行,仪义失焉,不义而礼。不礼而礼,不义而义,不仁而仁,不德而德,不道而道,其难乎哉。

天之道者,其犹张弓:高者抑之,下者举之。损其有馀,补其不足。人之道者,损其不足,以奉有馀。孰能有馀,以奉天下,唯有道者。是以圣人,为而不恃,功成不处,不欲为贤。

治其国也,若烹小鲜。以道莅天,其鬼不神;非鬼不神,其神无伤。非神无伤,圣亦无伤。两不相伤,故德交归,中仁至也。以正治国,以奇用兵;以无事国,无兵取国。以正为业,以奇用事;以无事事,无事创业。吾何以知?道所然哉。天下忌讳,而民弥贫。民多利器,家国滋昏。人多伎巧,奇物泫起。法令滋彰,吏酷贼多。

其政温温,其民淳淳;其政察察,其民缺缺。祸福所倚,福祸所伏。孰知其极,其无正哉。正复为奇,善复为妖。人之信迷,其日固久。是以圣人,方而不割,廉而不刿;直而不肆,光而不耀。

食税甚多,是以民饥。其上有为,是以难治。求生之厚,是以轻死。无为以生,贤於贵生。故圣人云:吾无所为,而民自化;吾好其静,而民自正;吾无所事,而民自殷;吾无所幸,而民自富;吾无所欲,而民自朴。

民不畏威,则大威至。无狎民居,无压民生。夫唯无狎,是以不玩;夫唯无压,是以不厌。是以圣人,自知不见,自爱不贵。去彼取此。民不畏死,以死惧之,能奈其何?民常畏死,而为奇者,执而杀之,孰敢为奇?恒司杀者,杀其所司。代司杀者,谓代大匠。代大匠斫,希不自伤。

天下有道,走马以粪;天下无道,戎马於郊。祸其所起,其莫知足;咎其所由,其莫欲得,知足常乐。为学日益,为道日损。损之又损,至於无为。无为而为,无事以取,天下常有;有事而为,不足以取,天下有失。

用兵有言:反客为主,以退为进。行之无行,攘之无臂,扔之无敌,执之无兵。祸於轻敌,骄兵必败。抗兵相加,哀兵必胜。将欲歙之,必固张之;将欲弱之,必固强之;将欲废之,必固兴之;将欲取之,必固与之;是谓微明。柔胜刚强,鱼不脱渊,国之利器,不可示人。

人生也柔,其死也坚;草木生柔,其死也枯。故坚强者,死之徒也,其柔弱者,生之徒也。是以兵甲,强则不胜,木强则折;强大处下,柔弱处上。

圆曲则全,全而归之;矫枉则直;正直而归。洼之则盈,敝之则新;少之则得,多其则惑。是以圣人,抱一为式。企者不立,其谓好高;跨者不行,其谓骛远。自见不明;自是不彰。自伐无功;自矜不长。其在道曰∶馀食赘形。物或恶之,有道不处。唯其不争,天下莫争。

勇於敢杀,勇不敢活,或利或害。天之所恶,孰知其故?圣人犹难。天之道者,不争善胜,不言善应,不召自来。�A然善谋,天网恢恢,疏而不失。

生生之道,十之有三;死死之道,十之有三。人之生也,动之死地,亦十有三。夫何故哉?生之厚也。善摄生者,行於陆渊,兕虎不侵;入於军阵,不被甲兵文昌哪几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最好;兕角无投,虎爪无措,兵刃无容。夫何故也?无死地也。

其安易持,未兆易谋。其脆易泮,其微易散。为之未有,治之未乱。合抱之木,生於毫末。九层之台,起於累土。千里之行,始於足下。为者败之,执者失之。是以圣人,无为无败,无执无失。民之从事,几成而败。慎终如始,则无败事。是以圣人,其欲不欲,不贵稀货;其学不学,复众所过,以辅其然,而不敢为。

绝学无忧,唯之与阿,相去几何?善之与恶,相去若何?人之所畏,不可不畏。荒兮未央!众人熙熙,如享太牢,如春登台。我独泊兮,其之未兆,如婴未孩;儡兮若磐,若无所归。众皆有馀,我独若遗。若愚之心,沌沌似水。俗人昭昭,我独昏昏;俗人察察,我独闷闷。众皆有以,我独顽鄙。我独异人,而贵食母。

重为轻根,静为躁君。是以君子,终日抱行,不离轻重。虽有荣观,晏处超然。奈何人主,身轻天下,轻则失根,躁则失君。

贵患若身。吾有患者,为吾有身;及吾无身,吾何有患?得之若惊,失之若惊,宠辱若惊。故贵吾身,以为天下,若可寄也。爱以吾身,以为天下,若可托也。

知不知上,不知知病。夫唯病病,是以不病。圣人不病,以其病病。夫唯病病,是以不病。知人者智,自知者明。胜人者力,自胜者强。知足者富,强行者志。不失者久,不亡者寿。知者不言,言者不知。

《礼经》

无为之义,以礼显之。无为之礼,以仪表之。云礼者何?礼者体也,言事之体。云仪者何?仪者度也,言体之法。太上其首,下知友之;其次也者,亲而誉之;再次次之,畏之侮之。信不足焉,有不信焉。悠兮贵言,功成事遂,百姓皆谓:和颜悦色,仪威自生。

天下有始,为天下母。既得其母,以知其子。既知其子,复守其母,没身不殆。塞兑闭门,终身无勤;开兑济事,终身不救。见小曰明,守柔曰强。善用其光,复归其明,无遗身殃,是为习常。

道德仁义,万物之奥,善人之宝,不善所保。美言可市,美行可嘉。人之不善,何弃之有?故立府衙,置官设吏,虽有拱璧,以及驷马,不如此道。古所贵道,不求以得,不免有罪,其无所住,故天下贵。

五色之迷,令人目盲;五音之惑,令人耳聋;五味之乱,令人口爽;驰骋畋猎。令人发狂;难得之货,令人行妨。是以圣人,为腹非目,去彼取此。

卅幅共毂,当其无有,车之用也。埏埴为器,当其无有,器之用也。凿牖为室,当其无有,室之用也。有之为利,无之为用。

大成若缺,其用不弊。大盈若冲,其用不穷。大直若屈,大巧若拙;大辩若讷。静胜其躁,寒胜其热;清静为正。

持而盈之,不如其己;揣而锐之,不可长保;金玉满堂,莫之能守;富贵而骄,自遗其咎。功遂身退,天之道也。

绝圣弃智,民利百倍;绝仁弃义,民复孝慈;绝巧弃利,盗贼无有。此三绝者,文之不足,故令所属,见素抱朴,少私寡欲。

身名孰亲?身货孰多?得失孰病?爱甚必费,多藏必亡;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,可以久长。知守雌雄,为天下溪,常德不离,复归婴儿;知守黑白,为天下式,常德不忒,复归无极;知守荣辱,为天下谷,常德乃足,复归於朴。朴散则器,圣人用之,则为官长,大制不割。

善行无辙,善为无迹;善言无瑕,善语无责;善欲人知,便非真善。恶恐人知,便是大恶。善数无筹,善计不策,其算无遗;善阖无楗,善闭不关,其门无开。善结无绳,善约无解。是以圣人,常善救人,故无弃人;常善救物,故无弃物。是谓袭明。故善人者,不善之师;不善人者,善人之资。不贵其师,不爱其资,虽智大迷,是谓要妙。

和其大怨,求全之毁;其有馀怨,安可为善?是以圣人,虽执左契,不责於人。有德司契,不虞之誉;无德司彻,以仪司礼。天道无亲,常善与人,焉其厚薄?

美之为美,斯美恶矣;善之为善,斯不善已。有无相生,难易相成;长短相形,高下相倾;音声相和,前後相随。是以圣人,处无为事,行不言教。万物作焉,长而不预,生而不有,为而不恃,功成弗居。夫唯弗居,是以不去。

夫佳兵者,不祥之器,非君之器,用不得已,物或恶之,道者不处,恬淡为上。居则贵左,用则贵右。胜而不美;而美之者,是乐杀人。乐杀人者,不得其志。吉事尚左,凶事尚右。偏将居左,主将居右,言以丧礼。其战或胜,杀人之众,悲哀莅之,丧处以礼。

天下之柔,莫弱於水。攻坚强者,莫之能胜。弱之胜强,柔之胜刚。无以易之。天下知之,其莫能行;是以圣人:受国之垢,为社稷主;受国不祥,为天下王。正言若反,良药苦口。

信言不美,美言不信;善者不辩,辩者不善;知者不博,博者不知。圣人不积,既以为人,人亦为之;既以与人,人亦愈多。天之道者,利而不害;圣人之道,为而不争。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pbloi.com  虚情假意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